百蹊助学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百蹊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开启左侧

“我与百蹊的故事” 征文---说说我与百蹊的那点破事

[复制链接]
小舞 发表于 2007-8-27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馨提示: 此文很可能写成个王婆的裹脚布, 各位看官们要有点心理准备
=============================================================


第一节:认识喜娅

说起我与百蹊来那话可就长了, 他还处在怀孕期我就已经认识了, 要说这话从何说起, 且听我慢慢道来.

2004年对我是特殊的一年, 我从东莞去了深圳, 从深圳去了宁波, 又从宁波回到了东莞, 辗转间希望在工作上有个大的突破, 虽然最终没有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 但是这一年我从自己瞎折腾玩户外的人堕落为有组织的驴.

这事又要从宁波回来前几天说起. 宁波是个美丽的江南小城,附近有很多的古迹,而最不缺的是山,是海.为了在宁波留下什么,我和一个户外论坛去了一次海岛露营. 这次活动让我知道原来玩户外也成圈了. 于是回来后通过搜索我找到了有南方户外门户之称的磨房”, 再顺着磨房这藤,很快我就进入到东莞磨房.

参加了磨房的一次爬山后磨房的活动因为少,且时间不适合我,就没怎么再参加,直到年底.

年底东莞磨房有个在城区的年会, 正郁闷时间问题赶不上时看到了一个叫马赛克的发帖召集在常平吃年饭, 为此在论坛上曾经有非常激烈的讨论,课题就是该吃还是不该吃? 虽然这帖最后被扫进了垃圾桶,但是没有阻止这个年饭.

也就是在这个年饭上我没有想到会和一个叫喜娅MM解下不解之缘.(喜娅有很多名字,但先入为主的原因, 加上喜欢喜娅这个充满少数民族风情的名字,所以喜娅就被我叫惯了).

记得第一次见到喜娅时, 她穿着灰色的中长大衣里面配着白色, 披肩发,加上话不多, 不是很打眼,所以眼波扫过后就转移了注意力. 饭吃完了也就散了.

后来虽然也有两次聚会,但是终究没成气候也没把常平的大旗给拉起来.那时候俺在另一个本土论坛混的那也算是风声水起,以至那个叫喜娅的邀约了几次,都因没时间爽约了.

真正和喜娅有比较深接触的要在年饭后的半年之后, 那次组织去海边露营,因为没有装备,问起喜娅来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这爽快个性很合我的口味,于是俺屁颠屁颠去拿东西的时候就顺便坐下来聊开了. 一边聊着一边她就把户外的PP拿给我看, 并且随便和我聊起和某公益论坛的义工出去调查的事情, 随便找出一张张以后对我来说很普通的照片给我看. 坦白说, 那时候我对希望工程, 对公益这类的东西很不感冒, 总觉得里面太多的怀疑和谎言, 但是碍于面子,俺还是很仔细的听着, 不过当时看到PP中调查途中的人与人之间的扶持, 面对困难的笑脸着实让我感动了一把.

那时候她对我特好, 每次去都会烧很好吃的饭菜给我,如果有人来了对我有点冷漠, 她就老不高兴的跟那人说不应该怎样”, 有空了就要请我吃饭, 弄的我又感动又不好意思. (当然啦,现在也对我很好)



[ 本帖最后由 小舞 于 2007-8-29 08:57 编辑 ]
 楼主| 小舞 发表于 2007-8-27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结缘百蹊

055月的一天晚上, 又因为什么去了她那, 她聊天的时候把一个论坛给我看, 里面有很多的版, 什么大厅,什么制度,什么茶舍的, 她逐步把个版内容给我看,基本就是现在论坛的雏形. 那时候里面几乎都是她自己的帖, 点击率为0,也就是说这个论坛还是处于刚刚设计完阶段,还没有放上去, 然后她告诉我她想做一个公益论坛, , 那时候对喜娅这个名字还没有太多的概念, 也不知道其份量. 因我自己也才刚混了论坛半年,基本处于比较的情况,对公益也没啥概念,所以对她的想法很报怀疑态度.

一个女人, 就因为做过两年义工就能自己扯上大旗,另立山头了? 做事的人去哪里找? 寻求资助的资源哪里找? 可以利用的资源哪里找? 一个简单的公益二字后面是多少的困难? 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微弱, , , , 能做些什么? 想多过于做, 就算做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这个话题就这么结束了, 后来发现喜娅很多东西不喜欢当时去争辩, 而喜欢回头默默去做, 用事实和结果证明她当时的想法. 所以我们的谈话并没有影响她的决定, 很快的,200.6.2那天论坛给挂上去了, 而这背后最大的功臣就是那个默默无闻的,很不为大家所知道的C, 是他解决了论坛的技术问题.

论坛虽然开张大吉了,但是一没有对外宣传,二是论坛的定位注定了不是争取人气的论坛,所以那时候就我们小猫三两只在里面瞎折腾. 那时候大家为了制造论坛繁荣的假象, 还注册了好几个马甲, 就是A马甲发了一帖, B马夹就跟帖说, 好棒哦,等等, 虽然是虚假的繁荣, 不过这也让我感觉还是有人气的, 所以为了支持喜娅同学的工作, 俺还是经常发些帖来支持下的.

[ 本帖最后由 小舞 于 2007-8-28 13:33 编辑 ]
丝蓝 发表于 2007-8-27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5  快码  我等着呢:)干活得快点
不给快快码完不给加“精”哈 :lol

[ 本帖最后由 丝蓝 于 2007-8-27 16:27 编辑 ]
小鳖 发表于 2007-8-27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越来越喜欢小5的贴子!

抱一个吧!
 楼主| 小舞 发表于 2007-8-27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 第一次出走在调查的征途中


就这么一转眼就是11月了, 喜娅QQ找我, 说准备安排做一次贫困地区孩子的调查, 让我跟着去, 那时候拉磨拉的正欢呢, 最可以拿来说事的就是暴走惠州60公里. 俺竟然在12小时内也完成了, 60公里的山路哦, 兄弟们! 所以对进山区做调查还是很有兴趣的, 别和我说什么大爱的大道理, 以个人的行为支持下喜娅工作吧, 反正这调查的途中跋山涉水不也是拉磨?

也就是在那晚, 喜娅把铁人(那时候还叫大铁人) 介绍给了我,通过喜娅的介绍知道铁人也是有个多年义工经验的驴子, 见本人之前以为是个雷厉风行,身材建硕如铁人王进喜那般的人物, 很是在心里暗暗仰慕了一把, 所以对铁人偶尔的文字表扬很是受宠若惊.于是对此次调查意外期待起来与其说是悲天悯人爱心行动不如说是和猛驴一起的另类拉磨.(看看我那时候的觉悟有多低!)

12月广西蒙山的调查, 是百蹊的第一次调查,当时由喜娅七拼八凑拉来的八九散兵游勇就这么登上了去广西的大巴.

十个小时的汽车, 在黑色与颠簸中我们度过了漫长的夜, 凌晨五点我们被放在一个离阳朔只有一个多小时的地方, 薄曦里迎来的是陌生的街道和寒冷的风.

要去调查的地方是广西一个叫夏宜的瑶族自治区, 地理位置偏远, 在街头找了一辆四面通风基本可以退休的中巴, 在箩筐的拥挤下, 在鸡鸣鸭声里, 在盘山公路的左右的颠簸中, 三个小时的路程终于结束了.

在夏宜镇上, 在满目苍痍中, 我以为我来到了那个久远的叫七十年代的地方. 小镇最高的楼不过三层, 斑簸的不到五十米的街道据说是该镇最繁华的地段, 逢赶圩的日子, 大家就在这里交换,采购各自需要的东西.

镇上没有旅馆, 由在这里支教的老师推荐,住到了一个小饭馆里, 饭馆下面是店面, 上面住人, 五个女生霸占了主人家的房的两张床, 大一点的那张床睡了我们三个, 另外一张是已经退出的懒懒的鱼和喜娅了. 三个男生睡楼上. 我们把东西放了匆匆洗刷刷后下去吃早餐了,

我们这边吃着早餐, 那边喜娅和等久的支教老师一起研究调查名单和分配调查地区.放在她旁边的那碗粉逐渐的凉了…….

分配下来后, , 铁人, 小芬, 小席四人一组, 喜娅, 太阳鸟, 懒懒的鱼,彬彬为另一组, 另外每组配了一个支教老师做我们的向导和翻译.

我们第一个要去的是六洛村, 也就是饮水工程里的那个学校.

天气很阴沉,还有冷冷雨丝, 七人坐的汽车里坐了十来个人,好象沙丁罐, 呼尽的是别人呼出的, 反正就是空间有限, 空气共享.

四十分钟后我们下车了, 学校在半山腰处, 除了孤零零的一栋两层小楼矗立在那什么也没有, 在学校打个圈,因为是周末,所以学校大门紧锁. 和我们一起的支教老师, 陈老师按照名单转头带我们逐户去到每户人家.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 ,好象这话好象不大用在村长身上. 赫赫, 差不多就那意思吧. 到了村里,我们先找到了村长.

村长是个三十来岁的退伍军人, 很是热情招呼我们. 我们说明了来意后, 很爽快的说, 有些地方远, 我带你们去. 因为快中午了, 怎么的也拉我们留中饭. 想想这冷天确实要吃点热东西才好, 于是答应了下来. 等吃饭的时间里由村长的女儿带我们去到附近的在名单中的贫困家庭.

就是在这村里的一户人家最后引发了我们关于什么样的家庭应该得到资助?”的大讨论.

这是个异常贫困的人家, 当我们去时, 一个简陋的只有床和墙的房间的一个角落放着一个铁三角架, 上面放着一个口锅,里面煮着黑漆漆分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 后来才知道那是他们家的中饭_____红薯饭. 女主人蓬头垢面,眼神呆滞, 穿着单薄的衣服, 怀里抱着一个光着脚的满岁婴孩, 旁边有个清秀的小姑娘,她就是我们要调查的那个孩子, 而在叫厨房的地方一个七十来岁的老人家手里正忙活着什么, 他是女人的公公. 这样一个家庭震撼了我们, 我们把手上所有带来的衣服都给了他们,转头又回去拿.

可是这样一个家庭在是否资助上让我们有很大的分歧.因为这个家里女主人是个弱智,所以生下的孩子也都是弱智, 这个叫家秀的女孩读一年纪已经四年,可是考起试来还是零分.

就这个家庭状况在晚上让我们分成了两派, 一派的观点是, 孩子只要想读书, 就应该帮他一把,另一派是反对派,观点是孩子本来就是弱智, 既然读书到现在还是这成绩,资助效果不大.最后考虑到孩子还小,不读书在家也帮不了什么,再加上小席提出愿意资助,所以最后以支持派胜利告终..

但是通过此次辩论可以看的出铁人是个充满激情的浪漫主义者, 而喜娅是个理智的现实主义者, 两个绝对的矛盾体却搭伙在一起共事, 让百蹊这条大船里充满了活力又不失理性的光芒.

话转回来, 说到中午吃饭这事情上, 在我们去的一户人家里当主人家知道我们的来意后非常的激动和热情,强留着要我们留下吃饭, 在我们这边和女主人一度婉拒时,那边男主人已经用五分钟的时间杀好了一只鸡了! 无奈下我们五人分两组, 一组这家, 另一组村长家, 走前我们给主人家饭钱, 男主人怎么都不肯要, 最后我们只能丢了饭钱落荒而逃.

下午要去的地方很远, 村长亲自带我们去, 山路是羊肠小道, 是千百年了人走出来的一条路, 滑湿的路泥泞危险, 走一次我已经足够,可是这确实在山那头的孩子每天要走的路.

自认为体力不错的我在穿越山头时气喘嘘嘘, 铁人看不过眼了, 把我的背包一拿, 手拉着我一路狂奔, 从山脚到山顶, 从山顶到山脚, 不知几个山头后,我们终于看到了人家.

在百蹊摄影展的介绍中, 我每次给大家介绍的时候我会指着一张图片给大家说, 作为游客远看这里是美丽的田园风光,可是近看这裂痕条条的土胚房写的是随时坍塌的危险和贫穷二字.

进了几户人家基本都是冷锅冷灶, 要不父亲去附近给人打临工了,要不就是在干弄活, 找了有火的人家等, 在等待的时候,小席把衣服给脱了, 衣服里面全是汗, 身上的水气一阵阵的冒起引得我们笑说小席要蒸发了.


下午六点多, 天已经阴暗的让人害怕, 为了赶可能回镇上的车,我们赶紧往山顶跑. 可是在山顶已经没有车了, 此时是风是雨, 是寒冷和饥饿, 就在大家沮丧的准备徒步回去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个工棚, 是给伐木工人准备的. 大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发现还有辆货车! 太感动, 太激动了, 我们连话都说的不利索了, 在连手带脚的把情况说给司机大哥后, 司机很爽快的答应送我们去镇上. 而我们还等司机大哥的同时也在其他人的邀请下喝了天下最美味的山药汤

一个限座三人的货车,要坐下除了司机外的三个男人.两个女人, 为此经过精密的排列后,最后是陈老师和铁人先坐下, 然后是小席做他们两人各一腿上, 然后我和小芬各分小席一条腿. 对了,陈老师的头上还放了一个大背包!

就在这么个环境下我们还能找到乐子让车里充满了笑声, 导致我和小芬要不停的拿纸巾擦窗户, 车开到一半, 大家总觉得少了人, 一问陈老师呢?”, 半响才听到闷闷的一声我在这呢

就这么的我们总算安全的在七点多种到了镇上, 等下了车后其他人精神还好,只有陈老师一声不响跑饭馆里做了半小时才缓过劲来.

这是我第一次做调查, 也是我第一次走进山区, 走进那些贫困的家庭, 在调查的过程中我看到老义工严谨的做事态度, 看到了那一双双过早被贫困压的找不到童真的眼睛, 看到那条条的漫漫崎岖路是孩子唯一的希望! 同时我被感动了, 乡里人的淳朴和热情, 他们的热情全部写在那碗酒里, 那碗汤中! 我快乐了, 在和同伴一路的跋山涉水中, 我们吃简单的饭菜, 我们睡简陋的房间, 我们手拉手过危险的道路, 我们收获到了我们一直在寻找的那个叫友情的东西! 这成就了我一次次行走在调查的路上!

[ 本帖最后由 小舞 于 2007-8-28 11:19 编辑 ]
小丸子 发表于 2007-8-27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很感人!
一生悬命 发表于 2007-8-27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敢情后写的都等着我们抛砖引玉呢!
神仙小白猫 发表于 2007-8-27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字——"棒"!!
阿栋 发表于 2007-8-27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惭愧
破冰 发表于 2007-8-27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百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百蹊助学网 ( 粤ICP备14008989号 )

GMT+8, 2019-1-24 19:34 , Processed in 0.0843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