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蹊助学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百蹊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开启左侧

“我与百蹊的故事” 征文---我和百蹊的故事

[复制链接]
却三 发表于 2007-8-17 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征文:我和百蹊的故事


记得,为了赶出东西能跟上队伍,我一连两天没怎么合眼,跟小鳖一起稀里糊涂坐上老堂的车,只觉眼前N颗星星在欢呼,所有的细节都已忘记,只记得介绍过后,一头栽倒,睡觉!
从此后便是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一片朦胧中,我们与泪零会合,与其他的车会合,然后,一头歪倒,继续睡觉!
已经罢工的脑子模模糊糊告诉我,我们似乎绕了点路,到上犹的时候似乎没找到地方,找到地方后似乎没热水,水龙头似乎有点不灵光,喷得我满身是水,小雨和泪零两位美女还跟我哈拉了一阵,然后……(都说罢工了,还然后!)


第二天一早,我狠狠吃了一顿后,终于缓过神来,从那时起才开始了解百蹊。(扔鸡蛋的,你准头太差了点吧,怎么扔我嘴里去了,明知道我还饿着……)
百蹊是什么呢,是一个助学网站,是一个民间自发的助学网站,是由许许多多清清浅浅的小溪流汇成的壮阔大河。
彼时我并不懂得其壮阔,看到大家四处扎堆笑闹,不觉虎躯一震,颇有些不以为然:这些人不像干正事的!
当人员分工完毕,起程去学校的时候,我仍抱着看好戏的态度。(这只鸡蛋竟然真的是臭的,谁扔的,站出来受死!)
直到走进学校,看到大家认真分文具,分组分工,我终于收敛玩笑之心,肃然起敬。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带我们组的JUNE,其温柔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而阿华的沉稳也使人陡然生出几分信心,小鳖自不用说,插科打诨的本事舍他其谁呢!有这样的队友,我们的任务完成得特别顺利,只不过,在我眼中的顺利在别人看来就完全不对,我们组访问的七个孩子,前面的五个情况都还可以,天色渐晚,带队的老师说路途遥远,有人打起退堂鼓(谁谁谁,西红柿等着你哪!),在我们坚持下,老师去亲戚家休息,由我们自己深入那条山间的公路。

虽号称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连跑带颠约半小时就到了,看到那低矮破旧的房子,我想所有人心里都已无法平静,也不再后悔自己走进百蹊。
这种感觉在见到徐华明和他头发斑白的老奶奶更加强烈,大家以前所未有的热情认真投入工作,JUNE的声音此时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阿华里里外外走,快门按个不停,一贯嬉皮笑脸的小鳖眸中闪着光(不准砸,偶知道那是镜片的反光,这个叫看花眼了懂不懂……)

[ 本帖最后由 一生悬命 于 2007-8-25 17:40 编辑 ]
梅花 发表于 2007-8-17 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跑的好累,坐一下,舒服呀!
丝蓝 发表于 2007-8-17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却三  貌似还有啊  快快写完
冷月 发表于 2007-8-17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你加个精,鼓励一下!
望速度快一点!
神仙小白猫 发表于 2007-8-17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却三不愧是专业写手啊,看其征文也看出小说的意境来了
雪中松 发表于 2007-8-17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开头???
 楼主| 却三 发表于 2007-8-17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徐华明家出来,我们的脚步都多了些沉重的信息,可是,在一团混乱中,我并不知道这些代表什么。

经过多年“完美”的教育,我一直相信,在我们这个社会,人人安居乐业,丰衣足食。或许,在得了重病后会有人会看不起病,但那只是极少数的现象,社会在进步,一切都会好。

我也怀疑过,在人民哭泣挣扎的时候,说社会安定人民已步入小康的人在哪里。在孩子因为缺少几块钱几十块钱的学费退学的时候,说实现全民义务制教育的人又在哪里。

如果我够天真,我会忘记这些,假装我们很幸福。

而我不能。

从上犹回来,经过沉淀和思考,我写了一篇《只有欢颜》,提笔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我要说什么,就像以前写游记,只有脑海中充满美丽景色时,才有喷薄而出的激情。

这次亦然,只不过,脑海中浮现且徘徊不去的,是孩子的笑脸。
腼腆中有几分沧桑的笑脸,这决不应该在孩子脸上看到。

所以,一切问题迎难而解,即使我们有不平不甘,我们不该放弃,不该让孩子默默承受。

最美的风景,不在攀登之后,不在狂欢之后,而在人间处处有欢颜。
 楼主| 却三 发表于 2007-8-17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附上全文:

只有欢颜


人生若来不及伤悲,剩下的,只有欢颜。
是的,他来不及,在别的孩子承欢父母膝下,为了早餐吃面包还是吃油条,为了喝豆浆还是牛奶犹豫不决时,他来不及,做不到,说不出,喊不应……
他来不及,他遇到太多事情,他来不及伤悲。
幼年父亲撒手尘寰,丢下老弱一家四口,母亲难以承受家庭重担,抛下两个孩子和老人改嫁,音讯皆无,姐姐学业难以为继,只得辍学出外打工,才十四岁的孩子,只能做些零碎小工苦度。
是的,他来不及,在别的孩子为了争取多看电视和上网的权利和父母怄气时,他哭不出,骂不到,找不着……
他家徒四壁,他小心翼翼,他没有机会。
一辆自行车是他全部的财产,没有电脑,更不可能有电视,甚至,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二十一世纪,他家连电灯都没有。
在天地与命运并存,在沧桑与劫难猖狂的空间,天地不仁,从不会以我们的挣扎而改变,劫难如匪,也不可能因我们的拼抢而放弃。
最无奈不过。

他叫徐华明,十三岁的孩子,有着七八岁的身型,十岁的腼腆,二十岁的笑容,三十岁的茫然,四十岁的深沉。

我们羞惭,因为我们可耻的懒惰和莫名其妙的高贵感,差点与他擦肩而过。
我们悔恨,在孩子清澈干净的目光里,我们不能再低一点,再低一些,用我们的居高临下,提醒他的曾经。

拿到资料,我第一个就留意到他的名字,因为他的家庭成员那栏,只留下了奶奶的名字,看到奶奶两字,我想到我刚过世不久的奶奶,一时竟默然良久,不知所思所想,不知时光匆匆。
我、JUNE、阿华和小鳖分在二组,由社溪小学的徐老师带领,负责两个村一共九个孩子的调查,前面六个孩子都很快完成,因为我们发现,他们家里大多父母双全,而且亲人很有能力,完全可以把他们照顾得很好,并非资料上所说那么困难。
剩下三人中,徐华明和徐秋莲在白石坑,都住得非常远,此时已到了下午四点多,刚走过很长一段山路的徐老师明显体力不济,我们萌生退意,特别是发现车无法进山时,大家屡屡打起退堂鼓,几次三番确定后,我们终于坚持下来,把徐老师送到其亲戚家休息,我们四人则按照她指出的道路进山。
山路并不窄,能容一辆车通过,但是十分泥泞,到处是水坑,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行进,经过一个满是白色鸭子的“天鹅湖”,经过许多人家,有人戏谑,这一趟有这种秀美风景,也不算白来。
我们的心渐渐淡然,路上的人家虽不见有高楼广厦,但也是白墙青瓦,整齐干净。远处青山如黛,烟云弥漫,溪流潺潺,水清如碧,近处孩子们在路上欢快地奔跑,大人在农田里做活,一派其乐融融的田园风景,这么美丽的地方,那两户人家应该不会太过破败。
徐老师坚持说要一个小时才能到,我们不放心,翻过山后便见人就问,果然,问过三户人家后,终于问到了杨招凤的家,在她家前面不远的路边,一个老奶奶颠着小脚为我们带路,远远指着山腰那片土屋说那就是。
沿着一条田间小路走上去,我们渐渐忐忑起来,看多了整齐的屋舍,我们初见时的震撼真是难以描叙。
当我们站在杨家门口,这种震撼更加强烈。她家是两间土坯房,年代非常非常久远,整栋房子只有门口左边有一小块灰白的墙,上面有许多黑炭写的字,其中有一个女性化的名字。
客厅后面的墙体完全坍塌,他们用黑色砖头砌着,不知是不是砖不够,墙只砌了一半,光线从外面透进来,可想而知,这房子根本无法遮蔽风雨。
客厅里除了一些年代久远的木材,只有一辆自行车,自行车擦得很干净,看得出来,主人十分爱惜,走入里间,所有人瞠目结舌,除了床和凳子,里面空空如也,我只想起四个字,家徒四壁。
奶奶和一个邻居大婶正在门口做手工,听到我们的来意,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计,颤巍巍地挪动脚步去叫人,原来小华明在上面的邻居家里看电视,吆喝一声就可以听到。
叫过人,她慢慢走回来,热情地招呼我们,给我们搬凳子,进厨房为我们倒水,我们当然客气一通。然而,家中可能没有杯子,她端着两个大碗出来,听我们说不喝,默默把水倒在门口,那一刻,水声如雷,重重劈在我们心头,我们竟相顾无言。
小华明飞快地跑回来,乍见之下,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看了看资料确定,明明上面写着十三岁,读五年级,怎么看起来跟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个子出奇地瘦小,脸色偏黄,眼睛很大,看起来很秀气,如果听说过小萝卜头,他就是那个模样。
他穿着绿色的校服,衣服有点小,紧巴巴地贴在身上,让他显得更加瘦小。见到我们,他有些不自在,悄悄缩了缩,然后,脸上露出浅浅笑容。
面对这样纯净的笑容,我只觉呼吸一窒,满腹的话全部涌到喉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什么话都不想说。


把小华明拉到凳子上坐下,JUNE和我面面相觑,满脸堆笑开始问问题,阿华的相机按个不停,而小鳖搞怪的本事全无,一脸正经和老人孩子拉家常。
我们先问起奶奶的年龄,奶奶自己说72岁,旁边的邻居大婶连忙更正,她今年已经76了。坐在这样的老人孩子面前,我们真觉得自己太过残忍,问题从他的生活开始,一点点回到他的家庭,他仍然微笑着告诉我们,他的爸爸过世了,妈妈改嫁,还有个姐姐,辍学后出去打工。
他的口气十分平淡,似乎说着别人的故事,可是,我们无法正视他突然黯淡的眼睛。
因为沟通不便,我们从徐秋莲到徐金莲,用很大力气弄清楚他姐姐的名字。这时,让我们手足无措的事情发生了,奶奶听到我们的问题,进房间拿出一个户口交给我们,要证明自己的话,原来姐姐叫徐有娣,现在才十四岁,邻居赶紧补充,姐姐辍学在外面打工,在一家车行洗车,做些零碎事情。
那部自行车是他去学校骑的,他每个星期回来一次,带些菜到学校,他个子这么小,山路又崎岖,真不知道他怎么骑出去的。当我们赞他时,他一脸自豪,笑得眼睛弯了起来。
问到他妈妈的情况,他开始摇头,妈妈嫁了,不回来了,开始还有消息,现在已经不管他们。
邻居大婶赶紧向我们补充两句,可是我们已经没人忍心继续这个话题。
从他老师那里了解到,他的成绩很优秀,说起这个话题,他的眼睛亮了些,羞涩地笑,说自己的成绩只是一般,气氛缓和了些,JUNE拥着他笑道:“你真谦虚!”他不好意思地笑,低下头玩自己的手。
话题转移到奶奶做的手工,原来这是从镇上接的活,灯串一千个一包,每包0.9元,奶奶年纪大了,眼睛不好,每天只能做两包,也就是说,他们每天只有一块多钱的收入。
我们从没有如此忐忑的时候,每一个问题都在腹中斟酌了又斟酌,每一句话都想尽量完美,每一个笑容,都希望他能看到,感受到,虽是早春三月,我们却似乎仍在寒冬或是盛夏煎熬。
时候不早,我们应该离开了,我从阿华那里拿过书包,打开一看,真是后悔不迭。我们贪图省事,一次只装一点文具分发,如果我们能装得多一点,再多一点,我们能不能多点表达我们的心意,让他的笑容更加开怀?
我没有答案。接过糖果和文具,小华明不停地说谢谢,我第一次知道,“谢谢”也能让人心里酸楚,因为我们不值得那么多的感激,不值得那么纯真的笑容。
我们问心有愧。

我们要他带我们找徐秋莲,他连忙起身带路,告诉我们她和自己是一个班的,坐三轮车上学,她还大他两个月。跟我们熟悉了,他的话也开始多起来,有问必答,还主动告诉我们一些事情,十分活泼聪明,徐秋莲被父亲寄养在邻居家,他进去叫人,没想到女孩子怕生,不敢出来,他飞快地跑出来回复我们,我们簇拥着他去找人,把小女孩堵在家中,JUNE连忙拉着她,语气温和地和她聊天,我则拉着小华明跟他笑闹缓和气氛,小女孩很快放松,开始跟我们有说有笑。我们一起回到小华明家,在门口拍了许多照片,他小小的身体站得笔直,笑容羞羞浅浅,当我去挠他痒痒逗他时,终于露出一天最灿烂的笑容。
阿华连连按下快门,郑重地记录下来。
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

到了离别的时候,我们频频回头,用力挥手,他们的身影渐渐退后,隐没在青山红土的背景里。
烟雾渐渐散去,天空仍然色调灰沉,黛色青山和碧色溪流忽左忽右,忽前忽后,从不曾稍离。我们回程的脚步,都带上了沉甸甸的信息。此时此际,无人笑闹喧哗。
我的心中,屡屡闪现孩子的欢颜。那到底是怎样的笑,清淡如水,飘忽如云,决不咄咄逼人,却让人逃无可逃。
他的眼神明亮而淡漠,细微的闪烁,却让人心悸难安。
然而,我愿它闪烁,愿它灿烂,愿它在长长的黑暗中熊熊燃烧。
世界,请安静下来!
安静下来,倾听他们微弱的声音,抚慰他们的痛和伤。
安静下来,怀着无比虔诚的心,碰触每一个悲凄的灵魂。
倾听和抚慰,需要时间,需要你我他的欢颜。有人拒绝倾听,因为他们觉得人生太多丑恶,人生得意须尽欢,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有人拒绝抚慰, 因为他们觉得天道不公,所有人都十恶不赦,所有人欠他们良多。
还有人拒绝感动,因为他们觉得做作,有人拒绝激情,因为他们觉得危险,许多人因为拒绝而后悔,碌碌一生。
其实,隔了千山万水,那些寂寞的欢颜,只需要你我他的回应,即使我们笑得不够好,不够美,也千万不能转身。
他们的渴望,我们的期待,并没有不同,每一个明媚的笑容背后,都是朗朗乾坤,岁月流转,即使隔着漫长而坎坷的路,也只是微末的一瞬,万难之后,只剩尘与土。
最圆满不过。


孩子,不要担心,我们在这里,一直会在这里,回应你们的笑容。
我们想柔声告诉你,因为你,我们苍白黯淡的生命,也已变得不同。因为你,我们才深深懂得,最美丽的风景,不在攀登之后,狂欢之后,而在人间处处有欢颜。
   愿人间处处有欢颜。
藥姑山人 发表于 2007-8-17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說得好,初起讀這文字,不覺得咋的,
可這後半部,大大的昇華了主題啊.
 楼主| 却三 发表于 2007-8-17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后,便是很长的热情澎湃期,我认捐了上犹那批的两个孩子,引为憾事的就是,由于某两人的合谋(别看,就说你们啊,臭鸡蛋伺候!),我望眼欲穿的徐华明竟然被人抢走了,郁闷得我当场挠墙N分钟,墙上至今还有血证(某人还欠我饭,别跑!!!)

当其中的一个孩子跟我来信时,已经没有任何语言能形容我的激动之情,那封信我足足看了三遍,冲去邮局买了一叠信封和邮票,可是,把白纸展开,工工整整写下孩子名字的时候,我却不知如何继续。

有些时候,我们因为太过重视而忐忑不安,我不敢高高在上评论他如何如何,因为我付出那么少,而我也不够好,没有资格。我不敢因他的成绩不好而鞭策,因为我相信他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下学习,已经付出良多,十分优秀。

斟酌了又斟酌,我写下这样的话:成绩不好不要紧,只要认认真真地生活,决不放弃,我们一定会有所收获。

自由是每个孩子的梦想,如果他们有坚强的翅膀,终有一天会翱翔。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百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百蹊助学网 ( 粤ICP备14008989号 )

GMT+8, 2019-6-27 02:34 , Processed in 0.06983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