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蹊助学社区

 找回密码
 加入百蹊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开启左侧

[调查笔记] 去往同一个地方——记湖北郧西助学走访

[复制链接]
四月天 发表于 2016-1-31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四月天 于 2016-1-31 11:50 编辑

沾满泥土的双脚

                  四月天的随笔


   十月的天空瓦蓝瓦蓝的,如玉一般纯净,一缕薄薄的白云似洁白的棉絮,漂浮在城市的上空,阳光是热情的,风是温柔的。广州火车站的广场上人流穿梭,茉莉,小玉,小小和我身背着大包,追赶着匆忙的脚步,检票,进站,上车。我们坐上了开往他乡的火车,去远方。

远方,天空纯净,白云缭绕,绿树成荫,泉水跳跃,花儿含笑。

脚下奔跑的车轮转动着我们的视线,窗外是飞速漂移的高楼,树木,村庄和田野。时间的指针不停的跳动,一秒,一分,一刻,它跳啊跳,就这么一天,一夜就过去了。

   第二天的凌晨我们到达了相约的地点,下车,出站,在异地的火车站广场上等待其他的队员。

时间是11月18号清晨六点半,天空灰蒙蒙一片,我们从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时间,汇聚在火车站广场上。

团队的人员互做介绍;茉莉,铁人,浩杰,小玉等等八人。小玉告诉大家‘散心和小米这一老一少的年龄加起来正好八十,这次我们团队的平均年龄是四十岁’。大家微笑着互看,然后是七嘴八舌的一阵废话取乐。茉莉告诉我们‘人员都到齐了,现在就去赶车’。

到达县城的车辆在规定的时间已经开走了,我们挤进了公交车,来到汽车站买票上车,又一次坐进开往县城的大巴。此时脚下的车轮滚滚,眼前的时间在过去,当我们一行人把背包和行李箱放在县城街道的路边时,时间是早晨的八点半。

这天早晨我们恋上了车,下车,上车,再下又上,就这样上上下下,反反复复。一路走来我们的回头率颇高,身背大包拖着行李箱的一群人,不知是什么的,我在心里对探视我们的人莫言“我们不是坏人,也不是病人,我们很正常,看什么?莫非我们都是帅哥和美女,我乐了。”大家匆匆的吃完早餐,又一次坐进了开往目的地的客车。

    一晃几个小时又过去了,车子到了目的地,就餐,寻找住店存放行李,一切按行程的计划进行,下午剩余的时间是去学校,见学生,了解各自的住地详情,以及自身和家庭的各个方面的现状。

     校长和主任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并帮我们把住地方向不同的孩子按路线分了组。我们八人四组;铁人和浩洁,茉莉和散心,小小和小雨,小玉和四月天本人。名单上的孩子都汇聚在校办会议室里,我们各自按名单完成第一步任务,询问详情,填写表格,拍照片。几十个孩子的住地,分散在不同的方向,山高路远,第二天的任务必须要完成。学校附近的三个孩子要在天黑前走完家访,铁人和浩洁踊跃行动。

     天黑了,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学生陆续的走出了校办会议室,校长和主任为我们准备了一桌饭菜等待我们共进晚餐,一遍又一遍的催促,铁人和浩杰还没有回来,茉莉和大家在会议室里等待。

     铁人和浩杰回来的时候,他们的裤腿和双脚满是黄泥,会议室的地面上留下一串脚印,我的心里有了几分胆怯,我又想起两个孩子说要走很远的山路,看着他们的双脚,给了我力量,让我有些许的感动。


     为此我为义工团队抒一段情。


      萤火虫的微光

     

      那么渺小的身影

      非常微弱的力量

      但是

      萤火虫的微光

      总能在夜晚

      把我们的眼神点亮

      一只

      两只

      一群

      我们看到的是

      如星星般闪耀的亮光

      一点

      一片

      汇聚如流的荧光

      把身边的夜晚照亮

      这如流的荧光

      像阳光下

      快乐奔腾的小溪

      闪耀着琉璃的波光

      源源流长


        2015年11月22日

            


 楼主| 四月天 发表于 2016-1-31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山顶上的人家

                四月天的随笔

11月19号的早晨,天空阴沉沉的,我们在当地的小镇上租了一辆面包车,四组队员分别去完成学生家访的任务。

小玉和我还有带队的老师,以及住在高山顶上为我们带路的一个女孩儿,我们上了一辆租来的灰色小面包车,按行程计划走,先去最远一个孩子的家,往最远的方向走,然后往回收,希望这样能更好的完成我们的任务。不想这个孩子的家成了我们完成任务最终的遗憾,我们没有带上这一家的孩子,而是想着带上一个路程较远的,另一个在路线终点的由我们自己完成,目的也是少一个孩子耽误课程,就由司机师傅带路前往。

车子从小镇上出发,沿着弯曲的山路翻了一座山下到了沟底,这条路是通往乡村的公路,车子继续前行,在女孩回家的路口停了下来,让她选择回家或着在那里等我们返回。

车子又开了一段路程,绕上了盘山的小路,去往最远一个孩子的家,山高坡陡,在十八弯的山路上,车子环绕着山头爬上了最高处,山上零零散散的有住户,司机说这里应该是目的地的村子,我们下车向路边的住户询问,报了孩子家长的姓名,那位阿姨说知道,她们同村,但她们不是一组的,她告诉我们前面是有一条山路,大约二十里路程,平时没有人走,我们找不到路,又才下过雨上不去,还有一条路不在她们这里,可能更近一些,我们要往回返。

车子掉头返程,下到山底回到了小姑娘回家的路口,岔路口有一条小河,女孩儿已经回家了,河边有两位老人,身背着竹篓正要过河,小玉和老师上前向老人问路,正好两位也住在山上,跟着他们就到了女孩儿的家,我们跟在老人的后面顺着一户人家房子后面的地埂往山上走。

我向山上望去,山很高,白白的潮雾,罩在山头围在山腰,绿树成荫的山脊,散着孤独的,苍凉的,喜悦和幸福的气息。

询问老人为什么不般下山来住,老人的回答是有钱的都般走了,住在山上的是没有能力般走的。

我们上到了小山顶上,在小山顶的后背住了一户人家,沿着这一户人家的路,走到了这一家人的房后边,抬头看看前方,山被白雾笼罩着,看不清面貌,小玉和我停下了脚步,感觉气也不匀称,腿和脚比较沉重,许是不锻炼的结果,就问走在前面的人还有多远,他们的回答是还没有走到三分之一的路程,继续。

脚下的路没有边际,脚边的杂草,蓬着青黄相兼的发絮,喋喋不休诉说着季节的变换。路只有脚踩的印痕,一个窝一个坑,往高处攀岩。前两天下了雨,黄泥沾满了双脚,走进一片茂密的树林,沉寂的落叶,堆填着时空的差异。风微微的荡起,飘出遥远的思绪。

脚下的落叶已经铺满了路的印痕,我们开始掉队了,我的心里有些着急,到目前一个孩子的家都没有走到。向前看山上云雾笼罩,天还是阴天,看不到山顶到底有多高,在半山腰我看到了山崖,想必绕过去就到了,结果前面的人又从山边绕上了山坡,看来不攀上这个山顶是找不到人家的。

小姑娘来接我们了,她唤着老师的名字,留一串清甜的童音在山坡上,一会儿她就蹦跳着来到了我们的面前,我们和前面的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小玉和她边走边交流,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堆她家的故事,以及她很喜欢这山坡,喜欢山顶上的高树,以及夏日树下的绿荫,那是她儿时的游乐场。

走着她就把我们拉在了后面老远,我们在这边的山坡上她就到了对面的小山包上,老人们已经没见了,可能是走回了家。

终于走到了山顶,来到了她的家里,堂屋的炉火边坐着一个老人,我把房间仔细的挨个的看了看,心想;“这样的家里怎能留住女人。”想必是小女孩儿的父亲是个很帅气的男人,不然还怎么会娶到了老婆。

房子是土墙瓦房,也比较结实,横竖各三间,也比较宽敞,就是空荡荡的,值钱的是一大堆玉米,还有一个卧室里的一台电视和一台洗衣机,床头的土墙上挂了一小幅精美的女人画,{跟这房间极不协调}女孩儿告诉我们那是她后妈的{真想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屋里的东西也是她后妈留下的,房里最大的物件就是床,连个衣柜都没有,卧室的前后墙上都有一个窗子,都装有玻璃,亮堂堂的,只是木头窗子的两边在安装的时候留下了大约有两寸多宽的大缝隙,这是她们家最体面的房间,我问小姑娘;“冬天睡这里冷不冷。”

她笑着瑶瑶头;“不冷。”然后和我跨出了堂屋的门槛。

七十六岁的爷爷,是个高个子,花白的稀稀拉拉的短发,炉火把他的脸烤的红红的,身体不胖比较结实,他也从炉火边走出来,他上衣的外罩是个破损的黑棉夹,背上和侧边还残存着一块块斑剥。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嘴里叼着旱烟袋,一脸的微笑,有几分和善,还有几分淳朴,看上去是一个厚重的很有担当的老人。

奶奶也是欢喜的表情,是个非常面善的老人,她个子不高,有点瘦,她穿着一件暗红色的外罩,脚上是一双绿色的雨鞋,头发是花白的,拢起卡在后面。一只手插在袋子里,一只手自然的垂着,她站在那里,背稍稍有点驼。

路上小姑娘告诉我们她的亲妈是服毒死的,那时她只有几岁,她小时候有哮喘病,到冬天会犯病,平时都好,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都是奶奶和爷爷照看的。后妈也走了,是和她父亲生气走的,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回家的时间较少,现在也有尘肺病,还在外面打工,平时都是和爷爷奶奶生活。

老人告诉我们家里的经济来源是靠卖玉米,从山顶背到山底,家里放的羊卖不出去,山高路远,山下离乡镇的集市还有几十公里,没有人上门收购,现在也不喂羊了。吃水要从很远的地方挑回来,下雨的时候接雨水洗衣服。

小姑娘上学,每个星期都是走路,从早晨的七点多走到下午的三点多,从她家走到山下坐车到学校要十元钱的路费,就为了节省钱。

山下的那条小河到了夏天,下雨涨水的时候,爷爷是要下山背两个孙子过河的。

就这样的家境,这样的现状,爷爷一直是微笑的表情,奶奶也是微笑着从未说自己多苦,或者多可怜,而且小姑娘的脸上总是甜甜的笑容,上学的决心依然坚定。

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一个不能养家的儿子,三个未成年的孙子,我从两个老人和小姑娘的笑容里看到的是一种从容和拥有的幸福,我们有的他们没有,而他们有的我们不一定拥有。那是一种极其珍贵的无形的力量和精神。

她们感染了我,让我感到了生活的幸福和内心的温热,以后我没有理由再抱怨,没有理由不快乐。

我向她们祝福,愿她们一家人永远平安健康快乐。

这里我要向小姑娘和我们的团队抒一段情。

前方

山是那么高

云雾缭绕

坎坎坷坷

很长很长

双脚

延伸着希望

梦想在心中膨胀

目标总在前方

心是那么温热

思想是那么宽广

但脚下的路依然弯曲坎坷

没有捷径过往

沾满泥土的双脚

不停的攀岩

汗水湿了衣裳

表情是坚定的

没有沮丧

也无需顾虑

走吧

扛起梦想

抬起脚

一步步把艰辛丈量

         

           2015年,11月22日


Molly 发表于 2016-1-31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姐写得真棒,郧西行又恍似在眼前!
船歌竹舞 发表于 2016-2-2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天 ,写得真好!
木头人的爱 发表于 2016-2-15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不错,考察小组辛苦了。
晨晨李 发表于 2016-2-21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文笔好棒,有既视感!感谢分享,前方的小伙伴们辛苦了!
依霖 发表于 2016-2-2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寫的好精彩,把我們都帶入了現場般
燕燕子 发表于 2016-2-27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月天姐姐……写得真好,感觉我们也去了一走趟郧西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百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百蹊助学网 ( 粤ICP备14008989号 )  

GMT+8, 2017-5-29 17:32 , Processed in 0.07722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